《求不得》第一章:缘起稻香

求不得

世间有八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怨长久、求不得、放不下。当你挣扎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的时候,你是否想过,你在经受着那种苦?

“你个小兔崽子,别跑!”陆爸拿起一个杆子就追向一个满脸污泥的小屁孩。

这个满脸泥污的小男孩叫做陆展风。

陆家是稻香村的外来户,在睿德元年的时候,陆爸一手抱着陆展风,满身血污的倒在村口,显是遭了贼了。李村长将他救起,也救起了陆爸手中的婴孩。可能由于先天不足或者什么,婴孩时期的陆展风,弱不禁风,稍有个风吹草动,寒暑变迁,就会得病。

所以从三岁起,陆展风就师从,那年来到稻香村的李复先生,练起了强身健体之术。李先生称之为,纵横江湖之术,简称为湖术。

在陆展风六岁,识得了《三字经》、《弟子规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家言》之后,戏称胡说之术。这位李先生也不着恼,只是一笑置之。

李先生,有一位美丽的妻子,叫做秋叶青。“秋”姓是一个很少有人的姓氏,因为在百家姓里,这个姓氏很靠后。因为李先生说,越靠前的姓氏越大,越靠后的姓氏,越少人用。

这位李夫人,天生丽质,其肤白皙若霜月,其唇红润似滴血,柳眉桃目会滴水,檀口一笑春风来。这让陆展风想到了偷偷在李先生书看到的一本书《登徒子好色赋》,其中有一句“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;著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;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;腰如束素,齿如含贝;嫣然一笑,惑阳城,迷下蔡。”用之描述李夫人恰合适。

陆展风不知道什么是美,只知道待在李夫人身边,很舒服。在陆展风5岁那年,村里来了一位武官教头,据说曾是一位军中校尉,得罪了上司,被罢了官,心灰意冷下,来了稻香村。李村长,看得知他因为得罪了上官而被罢官,不但不嫌弃,还厚礼聘请他做了稻香村的民兵队长。

自从大海师傅来了之后,村子附近的那股山贼,便很少袭扰村子,改而去找其他村子麻烦。刘大海之名也传遍了周边村庄,慕名而来拜师的,络绎不绝,师傅之名也是自此传开的。

村里的男孩子几乎都去了大海师傅那里学武,陆展风也不例外。虽然李先生也懂得一些强身健体之术,毕竟比不得武官。陆爸也觉得武官的武功更为实用。只是逢年过节的孝敬却也不曾短了李先生分毫,毕竟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

“看看你,成什么样子?!”,晚饭,陆爸还是气不过,大声呵斥道,“再看看人家刘涛,都已经把千字文,三字经背的滚瓜烂熟了!”

“人家比我聪明有什么办法!”陆展风大声的顶撞道,眼神中却颇为委屈,自己记不住,又不是自己的错,老是拿着个来说事。

陆爸却气的不轻,蓄势轻拍了陆展风的头,恶狠狠的道:“赶紧给我吃饭,吃完饭去背书!”

大年已过,十五未到。喜庆的气息洋溢在这个小山坳里。村外那条蜿蜒的小河边都结了冰碴。

陆爸却是为了陆展风正月十五能够拜师大海师傅,匆匆的坐着牛车带着孩子往长安城外的天都镇赶去。

 

陆展风,坐着村里的牛车,不紧不慢的往天都镇行去,嘴里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。

“父亲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么?书上说外面的世界很繁华”

“精彩”

“那为什么李先生和大海师傅都来到了稻香村呢”

“叫你不读书!”啪!陆展风头上挨了一巴掌,“里面不都写了么?”

“哦……那父亲,这次我们是去干什么呢?”

“给你买武器。”

“为什么要买武器呢?”

“给你拜师学艺的时候用。”

“哦,大海师傅确实说过要有一副自己喜欢的武器。”

“但是为什么大海师傅会有这种古怪的规定呢?”

“你还想不想学了?”

“想……诶,父亲,我买什么武器好呢?……………”

……

“老陆,你有事的话,先去办好,回头我们再在这里碰头,我这里还有点事,需要到明天才能回去,你如果事有早的话,可以先带孩子逛逛”。村头老王说道

“行,老王,你先忙,我先带孩子逛逛,顺便把事给办了。”陆爸也是抱拳道。

“哦,有的玩咯~~~”老王一走,陆展风就高呼一声。一路上的餐风露宿的,骤然看到比稻香村还要热闹的多的天都镇,也不怪他这么兴奋。

不多时,陆展风手里已经多了一手一串糖葫芦,一手半块肉饼。这边舔一口糖葫芦,那边咬一口肉饼,一脸满足。

如果一切按照正常的发展下去,那么陆展风也许就会快快乐乐的成长起来。随着刘大海师傅和李复先生的教诲,成为一个顶天立地,为国为民的好汉。出将入相,或御敌边疆,或牧守一方。

人生没有如果,也不会有如果。

“滚开!”远处传来一声暴喝,随即一个铁塔般的大汉风风火火狂奔而来。

正换了的吃着东西的陆展风却一脸茫然,陆爸反应迅速,一把抓过陆展风,抱在怀里。却已经来不及躲避那飞奔过来的大汉,被大汉一把撞飞。

着了地还死死把陆展风护在怀中,一丝一毫都不愿他受到伤害。但是他自己只能承受那个大汉的猛烈撞击的力量,吐血受伤。

眼看着大汉远去,周围众人慌忙七手八脚的把陆爸抬到了医馆里。医师也不问来人缘由,也不要钱,就直接开始看病诊治了。

天都镇临近万花谷,普通医馆的医术都或多或少都有传承自万花谷。所以,医者父母心,也都不问是谁,怎么了,有无诊金。

在附近办事的老王听到消息也急匆匆的赶过来了。

一把拽过在旁边吓的脸色发白,眼眶湿红的陆展风:“怎么回事,什么情况?你爸怎么就被撞了?”连珠炮似的问话,却无法得到哪怕一丝的答复,陆展风被吓傻了,还沉浸在父亲被撞飞。

这时,医馆的大夫从内堂出来。周围帮忙把人抬进来的一下子就围了上去,尤其是老王“大夫,我兄弟怎么样了?严不严重?”

大夫满脸叹息:“哎~~脏腑已经被撞碎,无望矣,准备后事吧~”

说完,摆摆手,转身去了药柜,吩咐徒弟去抓药去了。

陆展风听完依然手脚冰冷,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尤其是一个单亲家庭来说,父亲就是顶梁柱,柱子塌了,家也就没了。

老王带着陆展风走进了内堂。看着面如金纸的陆爸,老王也是替陆展风着急。

翌日,老王办完事,带着陆爸和陆展风回到了稻香村。只不过,来时,是三个高高兴兴的。回时,确实躺着一个。

陆展风在认认真真的照顾他父亲,就像他父亲照顾他一样,尽管他什么都不会,也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他父亲。

尽管牛车比去时快了很多,但是陆展风还是能够感觉到牛车的平稳。老王为了能够让老陆在回到稻香村之前吊着一口气,在牛车上铺满了稻草。还特地弄了条被子,盖在了老陆身上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方露宇的日记 » 《求不得》第一章:缘起稻香

赞 (3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