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树将逝

这株枇杷树在门前依然种植了好久,却是记不清什么时候有了的。听父母说是自己长出来的。我只能叹其生命力顽强,如此狭小的地方能自己长的如此健壮。

目测树高有3米5左右。部分枝丫已经挂到了隔壁。隔壁的小朋友过年时挂小灯笼的时候,会顺便把这株枇杷树也挂上。这时,我们家才仿佛生机蓬勃。

当然,在看到长势这么好的枇杷树的时候,在听到了父亲关于要把数砍了,把两边围墙给拆掉的决定的时候,心中也不免有些伤感。就如父亲,在几个月前养的那条小狗,死在了我们家的地下仓库(?恩,我们这里土话叫地洞,实际用途也就存储点干柴啥的。)。

那条狗,刚捡来时,我去看过,见谁都怕,也不吃饭。恩,捡来的,父亲说,他在河边看到了这条掉河里的狗,就顺便捡回来了。看着小狗不吃饭,我就觉得它应该是吃肉了。把我买了牛肉糖,一颗颗拆开喂它。起初是在我丢下一颗牛肉糖,它就往后缩,明显怕我丢下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后来,闻出来了是肉的香味,在我走远之后,就凑上去嗅嗅,舔舔,大口吃了起来,高兴极了。是的,我能看出它那时候的高兴和满足。于是,我常来喂它牛肉粒。

后来,每次回家,只要我车一停下来,它就欢快的蹦跳着,仿佛我就是它的中心,我们一家人就是它的中心。每次母亲回家都会说,这狗这么好的,回家了就围着你跳。母亲是最讨厌这些小动物的,因为家里没人收拾,会把家里弄脏,但是也不妨碍她对它的喜欢。于是它活动的范围不限于地洞了,厨房都有它的足迹。

但是就是这么条狗,我们甚至连名字都没给它起就这么没了,无声无息的走了,带走了我们家的一缕生气。

入夏了,天气是时雨时晴。上班是常态,身边熟悉的食物,我们人类的天性并不会投入哪怕多一丝的关注。但是,早上抬头,发现枇杷已经长出来了,长势喜人。

母亲在上班前摘了一些,顺路带给外婆吃。外婆说,谁要你带?手头却是剥开了枇杷,塞进了嘴里。哪里是谁要你带啊!心如蜜般甜呢!

我在想,枇杷还是留着吧。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方露宇的日记 » 斯树将逝

赞 (0)

评论 4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神父阿福家的别墅回复
    • 方露宇阿福家的别墅比不得神父家的一间厕所值钱回复
  2. looper以前小时候经常去同学外婆家里打琵琶回复
    • 方露宇0.0哈哈,那时候我外婆家也有枇杷。然后自己家种了一大片橘子,每当秋末都去帮忙摘桔子,并爬橘树很好玩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