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风雨镇里起风雨

求不得

第一章      风雨镇里起风雨

“长安城周围有很多小镇,最著名的莫过于风雨镇了。这是个历史悠久的小镇,具体有多久历史已然不可考。但是我们这里可是距离纯阳道宫最近的地方。”,小二擦干净桌子,把抹布甩会肩上问道:“客官,点些什么?”

对面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壮汉,面相仿佛张飞再世,手里牵着个八九岁的粉嫩男童。

那男童一脸哀伤,仿佛看一眼,你也有说不完啊哀伤在心头萦绕。

“2斤牛肉,2个馒头,一壶酒,一碟花生。”闷雷般的声音从壮汉嘴里传出。

“展风,你父亲我很抱歉,对方是我这个村教头惹不起的。”壮汉摸着男童的头,“所以我带你来到风雨镇来碰碰运气。希望你能拜入纯阳道宫。”

看着男童默然不语的吃着馒头。壮汉无声的叹了口气,也不知是因为男童的悲剧还是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“别走!”耳边炸开一道如雷大声,由远及近。

只见一个蓝白道袍的高冠道人,正拿剑追着一个黑衣人,从街道尽头往这边来。街道两边的看客,都匆忙的往两边闪避。

“大道无术!”只见那道人抬起长剑,左手按剑柄一推,大喝道。

那黑衣人却是还没听到道人大喝便改道往这边客栈冲来。

在那壮汉听来,两声大喝却是同时传来的,却发现黑衣人往这边冲来,却是立马摆起架势,想要保护身后的男童。

但是黑衣人却是轻飘飘一掌袭来,霎时壮汉飞起,撞碎了3张桌子,已然是吐血昏迷。

男童不过眨眼便看到刘师傅飞起。悲伤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,却是更悲伤了。飞奔向倒地不起的刘师傅。

被这么一阻,道人也终于追上了黑衣人。

“师兄!”道人剑指谢云流,“赶紧跟我回去,和师傅请罪。”

“师弟,我已经回不去了!”黑衣人叹了口气,“替我转述师傅,恕弟子此生无法尽孝,来生再报师恩。”不待话说完,一阵内力袭来,男童飞起撞向道人。

等到了道人接住男童,哪里还有谢云流的影子?道人不禁一怔,终究还是亲痛仇快,兄弟陌路么?

男童却不管有没有谢云流,从道人手中挣脱,往壮汉奔去。

“醒醒!!”男童摇动着壮汉,“刘师傅!醒醒~啊~”

这带着哭腔稚嫩的嘶吼声,将道人拉回现实中。看着不断摇着壮汉的男童。道人过去看了一下,壮汉的心脉已断已然是出入无气。

“哎~~~孩子,他已经去了。”道人看着孩童如此悲伤,却也只能告诉他真相。

“啊~~~~~~~~~~~”孩童却只能撕心裂肺的哭叫。

男童被道人带上了纯阳宫,拜在了他的门下。

道人叫李忘生,是纯阳道宫宫主吕纯阳的二弟子。道号玉虚子,人称玉虚真人。与逃走的谢云流以及师弟师妹们并称纯阳六子。尤其是谢云流和李忘生,在江湖中创下赫赫威名,也为道宫声明远播扎下雄厚的基础。

至于清虚子于睿与金虚子卓凤鸣行走江湖时虽然只有7人却已然跻身江湖顶尖门派,与少林寺,七秀坊,天策府,万花谷,并称江湖五大门派。

虽然,前面的5位师兄师姐都有了赫赫威名,小师弟祁进却还未获得下山心走的资格。

至道人收男童为弟子时,纯阳观已然有七间小屋变成了纯阳大殿。山腰的纯阳广场上耸立着一座两仪门。气势恢宏,当你面对它时,你仿佛面对天地。如有雨雪天,云雾缭绕,就如天庭南天门坠落人间。它庄严,它神秘,它就是纯阳的标志。吕春阳,曾定下凡座下弟子,须过得两仪门,方能下山。这也促使了很多弟子不断练习梯云纵,妄图通过梯云纵来通过两仪门。却不知他们都是努力错了方向。

太极门前的太极广场是众弟子,修道练剑的广场。每日清晨总能见到一队队七人的纯阳弟子在演练北斗七星阵。

此时三代弟子已超过百人。除了祁进之外,其他人或多或少均有收徒。多的玉虚子,收入五七之数。少的,如清虚子于睿,也有九人。真个是气象万千真人府,如日中天道人家。

“陆师兄!”,一个纯阳小道姑看着躺在太极广场西侧镇岳宫顶的小道士无可奈何“你又喝醉了,快起来!否则被于师叔发现了又要挨骂了!”,小道姑看着小道士没有理睬,心里却是焦急万分。于师叔可是天下三智之一,宫中弟子,若是犯在她手里,因她的惩罚别具一格,无有不叫苦连天的。

 

 

下一页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方露宇的日记 » 第一章 风雨镇里起风雨

赞 (0)

评论 2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looper悲伤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,却是更悲伤了。 这句好。 “哎~~~孩子,他已经去了。”道人看着孩童如此悲伤,却也只能告诉他真相。 “啊~~~~~~~~~~~”孩童却只能撕心裂肺的哭叫。 波浪标点不好,建议改为—— ——长破折,“只能告诉他真相”怪怪的回复
    • 方露宇不错不错,不愧为大佬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