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信


于睿吾爱:

得此信时,我应已遇害。

纵观一生,平淡无奇。苦痴武功而不得。岁过三旬,一无建树。想来芸芸众生亦是如此。

或许不曾被上苍抛弃,让我在集市中看到你。那一眼,仿佛皓月悬空,群星无光。又仿佛时间静止,唯有看着你的视线。

是夜,外功已练的精疲力竭,趴在地上,唯有微弱的呼吸方能说明我的存在,但精神依然亢奋,仿佛还有无穷的精力未曾发泄。

只是惊鸿一瞥,却如日月,日出月已落,月升日无光,两两不想见。是了,当时的你,湖蓝道袍加身,道宫传人,仙子下凡。而我不过是小派传人,宗门仅余我与师傅。

想来缘分就是福分。日复一日的去山溪中跳水锻炼的我居然看到了浑身是血的你。当时有怒火,有担心。急忙上前查看,幸好你没死。

满身血污,湖蓝道袍,已经是暗红色。满身伤痕,最重不过腹部,被利剑穿透而过。常人若有如此打伤,已死去多时。你却仅仅昏迷不醒。

月余,你渐康复。已能舞动剑风。看你舞动的剑风,我沉醉其中无法自拔。你说这叫小离恨剑。

夜,追兵终至,师傅不敌被杀。我被你带着逃了十里终究精疲力竭。

十几个黑衣人围着我们。我以为死定了。

一道剑光如霹雳般照亮黑夜。再看时,追兵已死。

我师,养我,教我。如今,发未白却已离我而去。长跪再也换不来笑骂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时。

年许,我踏访三山五岳。终有所得,原来那夜黑衣是天一教众!徒欲养,而师不在!痛乎!而今终可报仇矣!哈哈哈哈!

信纸很新,旁边却褶皱不堪,甚至略有破损。却不见了署名,那里被撕掉了。

昏黄的蜡烛下,于睿正把写有署名的纸缓缓的塞进香囊。每一点距离的移动都仿佛是一场剧斗,耗尽了力气才能移动。浓浓的悲伤,成了实质,发散开来,整座镇岳宫都仿佛弥漫着悲伤的气息。

香囊终于塞好,于睿终于也恢复了点人气,吹灭了蜡烛。

上一章 || 下一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方露宇的日记 » 第二章 信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